CCTV证券资讯网 上海中心
直接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频道 > 国际

大选前夜的美国社会裂纹

时政新闻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2016-10-27 09:37:59 | 我要分享

[除了特朗普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言论在不断发酵外,那些在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矛盾依旧没有解决的迹象,因此,在大选前,旧有的矛盾叠加上候选人激进的言论,进一步撕裂了美国社会]

 随着美国大选投票日的日益临近,围绕竞选议题而生的争论在美国社会也日益激烈。

 在纽约时代广场,《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看到,一个乞丐脸上戴着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普朗的面具,手上的标语牌写道“给我一美元,不然我就投票给特朗普”。几乎每个路人都会注意到他显眼的面具和标语,并且不断有行人给他钱。这个乞丐告诉记者,他还没决定投谁的票,但是这个标语让他的行乞收入大大提高。据说这个好办法已被纽约其他地方的乞丐纷纷效仿。

  一位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尽管他此前参加特朗普的竞选活动,拿到了特普朗的广告衫和印有“让美国再次伟大”口号的帽子,他现在已经不敢再穿那件广告衫了。因为,现在他发现只要穿着这些走在校园,到处都有非常不友善的眼神。

  就连特朗普本人的竞选活动如今也充斥着暴力。他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举行集会时曾引发抗议,造成32人被捕;在芝加哥的集会因为抗议者和支持者爆发直接冲突而被取消;在俄亥俄州、加州等地的集会上也险遭抗议者攻击。在美国,之前的暴力选举事件还要追溯到1968年,那是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被暗杀后的第一次总统选举。

  美国心理学会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由于候选人充满敌意的相互攻击,再加上媒体全方位的“轰炸”,52%的美国成年人表示,2016年大选已成他们主要的“焦虑来源”。使用社交媒体的人(54%)比不使用社交媒体的人(45%)更易对大选感到焦虑。

  而对于美国民众来说,焦虑的来源可谓多种多样,除了特朗普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言论在不断发酵外,那些在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矛盾依旧没有解决的迹象,因此,在本次大选投票日来临之际,旧有的矛盾叠加上候选人激进的言论,进一步撕裂了美国社会。

  对现状不满

  “很多民众对两党都非常失望,急切地需要引入新鲜血液来改变目前腐败且虚伪的政府。8年前奥巴马用‘我们可以改变’的口号赢得选举,可见这种呼声在当时就很强烈。”一位居住在新泽西州爱迪生镇的华裔居民告诉本报记者,“现在,我们没有看到好的变化,所以才会更加失望和倍感挫折。”

  举行第一次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的霍夫斯特拉大学政治和国际关系执行系主任、美国总统选举研究中心主任米娜(MeenaBose)对本报记者表示,“今年两党的初选都显示出强烈的改革呼声。民主党内,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桑德斯对希拉里发出了强烈的挑战;共和党初选最终对决的两个人(特朗普与得克萨斯州联邦参议员克鲁兹),都不是党内高层青睐的人选,但是确实是初选中得票最多的两个人。这对于两党,尤其是共和党高层,是一个强烈的信息,即需要听取基层选民的呼声,及时调整政策,反映选民的诉求。”

  《民粹主义的爆炸》的作者朱迪斯(JohnB.Judis)则持相反的观点。他认为桑德斯和特朗普的崛起与在欧洲崛起的极端民粹主义有相同的原因和表现。他在书中回顾了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对政治的影响,提出对经济现状的不满是要求改革的温床。

  他觉得,民粹主义不分左中右,就是对现状或者在政治学上被称为“建制派”的那群人不满,从而强烈要求改革。至于怎么改革,对于民粹主义都不重要,不满现状才是民粹主义滋生的根本。朱迪斯预测,即便希拉里当选也会受到党内日益高涨的民粹主张的压力,而这种思潮不会随着桑德斯本人的退出而消失。

  移民问题引发焦虑

  在特朗普宣布参选总统的当天,他就成功地把自己置于媒体的头条。他在演讲中攻击墨西哥来的非法移民,还大言不惭地抛出“墨西哥把毒品和犯罪输入美国”等令人咋舌的言论。那次演讲在美国政坛打破了政治人物言论符合“政治正确”的传统,也彻底引爆了关于非法移民的争论。

  当特朗普拒绝收回种族歧视言论并道歉之后,全国广播公司(NBC)宣布切断一切与特朗普的生意关系;真人秀节目“学徒”和“美国小姐”、“世界小姐”选美比赛被停止播出,直到特朗普找到新的合作媒体。

  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白人小伙卢克对本报记者抱怨道,“很多事情不是禁止讨论就不存在的。‘政治正确’已经被媒体和政客频繁滥用,甚至连宪法第一修正案中的言论自由权利都难以保障。媒体也造就了一个奇怪的语言环境,那些通过非法手段进入美国的人,居然只能被称为‘未经登记的移民’以避免非法等字样,这合理吗?民主党要用‘包容所有人’这样正面的词语来回应非法移民问题,那我们的国家究竟还要不要遵守法律?”

  根据美国安全部的估计,目前滞留在美国的非法移民有1100万人,其中52%来自墨西哥。大约2/3的非法移民已经在美国住了超过10年。无论去留都会造成法律与现实的冲突。

  哥伦比亚大学行政法和市政管理教授、拉丁裔的加尔萨(RodolfodelaGarza)对媒体表示,“特普朗的反墨西哥、反移民言论肯定对他没好处。即使特普朗选赢了,拉丁裔民众也不会帮助他。只有佛罗里达州的拉丁裔会投他的票,因为那些古巴来的老人都是共和党的铁杆粉丝。特普朗太不友善了。”

  相反,民主党就对拉丁裔群体很友善。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弗吉尼亚州联邦参议员蒂姆·凯恩还在接受提名的代表大会上大讲西班牙语,同特普朗形成鲜明的对比。

  虽然美国的福利比不上欧洲,但对很多人有吸引力。是否接受非法移民,以及如何安置这一群体,毫无疑问都会影响到美国的福利制度。

  康涅狄格州的白人奶奶克里斯蒂娜就很担心特朗普一旦当选,会撕裂美国社会、助长社会暴力。“但是民主党籍的州长马罗伊(DannelMalloy)这么听从奥巴马,大力引进叙利亚来的难民也很让人担心。德国等欧洲国家的教训已经很可怕了。更何况州里的财政已经很紧张了,很多机构都在削减服务,哪里来这么多钱去养活别人?不应该先保障州里的民众吗?”克里斯蒂娜对此很疑惑。

  种族平等挑动社会神经

  围绕美国大选爆发的各种争论和矛盾其实并不是候选人辩论带来的,而是深深扎根在美国的历史和现实中,却又一直没有得到解决的问题。种族问题就是其中最为悠久也是影响最大的问题。当2008年身为非洲裔的奥巴马被选为美国总统时,民众曾希望这会是种族平等的开始。

  目前,希拉里秉承民主党的主张,要扶助少数族裔,帮助拉丁裔和非洲裔群体得到更好的教育和工作,免于受到系统性的歧视。但是,特朗普却认为非洲裔的生活没有改善,民主党只是在欺骗取这一群体的选票。比如,非洲裔社区的治安依旧非常恶劣,基础设施极其糟糕。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美国黑人政治和社区研究中心主任哈里斯(FredHarris)对媒体表示,“只有2%~3%的非洲裔美国人表示会投票支持特普朗,一旦成真,将创造历史新低点。虽然非洲裔大多支持希拉里,但是投票率是否有当年支持奥巴马时那么高,就值得观望了。如果在投票率方面能与上届选举保持差不多,那一定是非洲裔民众害怕特朗普上台而不是因为他们热情支持希拉里。”

  至于目前美国的种族状况,哈里斯认为,种族间矛盾在过去几年有上升的趋势,但这不是奥巴马的错,而是历史遗留问题。经济上的焦虑引发了白人蓝领阶层对种族主义的接受。奥巴马下台后,就是哈里斯认为的“后退两大步”时刻。

  一位在华尔街工作的华人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如何理解平等这个词还存在分歧。民主党显然是认为要分配平等而不是机会平等。如果要给非洲裔和拉丁裔的机会更多,那其他族群就分得少。华人选票少,显然就会成为牺牲品。”

  2年前,民主党籍纽约市长白思豪抨击亚裔家长送孩子去补习班,而贫穷的非洲裔和西语裔孩子却因为资金有限被挡在重点高中之外。在市长支持的修改入学标准法案在州议会闯关失败后,妥协的方案便是保证亚裔孩子现有的入学标准,但是政府必须为非洲裔和西语裔学生提供免费补习等。

  在就业方面,英特尔等30家科技公司在今年6月写信给奥巴马,公开承诺设立“多元化”雇工的目标,最终让雇员组成和社会人口比例一致。目前,非洲裔和拉丁裔占高科技公司雇员的9%,远低于整体人口的33%。亚裔占高科技公司雇员的比例是27%,可只占总人口的7%。

  经济政策大同小异

  如今,特普朗和希拉里各自都已发表了经济政策,在三场辩论会上也争得不可开交。不过来自加州的斯科特却对这些争论兴趣不大,“经济政策方面,今年的争论与往常没有什么不同,直接回归政党的一贯立场。所有的总统候选人都会表示他将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收更少的税,同时减少美国的债务。但我至今都没看到落实。”

  在斯科特看来,今年唯一的区别是,共和党在提倡减税的时候要鼓励商业、鼓励投资,也就是说明确要给富人减税,显然与中产阶级关系不大。而反观民主党这边,提倡给中产阶级减税,但处于中产阶级的斯科特并没有感到交的税少了,反而有增加的感觉。

  美国最近一次大规模加税是为了给“奥巴马医改”筹措资金。“选举的魅力就是能让一个人彻底忘记自己之前的主张和说法,以各种方式来取悦自己的选民。”斯科特列举道,比如特朗普以前都是反对枪支泛滥,赞同妇女拥有堕胎权利,其实和希拉里在这两点上没有分歧,但是这次选举时就高举共和党的旗帜,变成拥枪和反堕胎的了。

  所以,斯科特认为,对于今年的选举不能太认真,新政府只要不做疯狂的举动,经济自然会自然规律发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