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证券资讯网 上海中心
直接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商业频道 > 房产/汽车

王晓松正式离任新城总裁 拿什么拯救“二代尴尬症”?

时政新闻 |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 2016-10-27 10:33:30 | 我要分享

“因为要专注于处理个人事务,我将离开公司。这是经过我充分考虑所做的选择,也是和董事长充分沟通后做出的慎重决定。不忘初心,我会追求自己的梦想,也将体验不一样的人生之旅...2016年是公司千亿战略的一年,在千亿新城的道路上,很抱歉无法与你们一路前行。”

这是近日在业内引起热议的一封名为《不忘初心同心同在》的“辞职信”,写信的人是新城控股集团总裁,王晓松。

10月27日,新城控股正式发布公告称,王晓松10月26日提交的书面辞职申请自送达公司董事会生效。董事长王振华兼任公司总裁。

公告并未对王晓松离职的原因作出解释,对此业内做出了多种猜测,而其中流传最盛的一种说法是,王晓松有自己的爱好,希望更多投身到自己向往的事业中(这可能就是信里所说的“处理个人事务”“追求自己的梦想”)。

到底是怎样的“初心”?

记者注意到,王晓松曾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曾透露过,“小时候因为跑得快,希望成为一名运动员。”

当然,上述梦想并未得到新城集团和王晓松本人的回应。

但值得关注的一点是,这位85后少帅的确很低调,较少接受媒体采访,也极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今年被曝光的一次亮相,还是10月其参加母校南京大学“2017年新城校园招聘演讲会”的时候。

这种风格,似乎和近年新城控股的发展态势不太相衬。

据了解,新城控股这家源自江苏的企业成立于1993年,发展至今,已成为拥有两家上市公司,业务涵盖住宅地产和商业地产,目前已经进入中国房地产TOP20行列,发展速度在同量级房企中颇有亮点。

伴随企业的快速发展,新城集团在业内的曝光率也逐渐提升,拿地、轻资产化、全国布局均颇受关注,集团高级副总裁欧阳捷也以开设微信公众号、积极输出专业观点等方式,提升新城控股的行业关注度。

是刻意保持低调,还是不愿过多展现在新城的角色,业界无法猜测。但董事长王振华希望长子在企业中慢慢成长,最终委以重任的心思却十分明显。

作为少掌门人,资料显示,毕业于南京大学环境科学专业的王晓松2009年便加入新城控股,并于2010年起任上海公司工程部助理经理,职位并不高,但却深入一线,能真切体会房地产的运营过程。在工程岗锻炼了近3年,2013年2月,借由当时新城总裁吕小平的因私辞任(后担任董事),王晓松上位,正式担任新城总裁。

刚上任,王晓松便经历了新城控股的B转A,而这一轮B转A在2015年落定后,新城集团连发了3起人事变更公告,总经理、财务负责人、监事会监事等职务10位高管出现人事调整,当年12月,王晓松即被聘为公司总经理。

但值得指出,吕小平、欧阳捷、梁志诚等老将并未离开公司,而是调整至幕后,并有严政、郭楠楠、周科杰、唐云龙、管有冬、杭磊等高管升至台前,群力“辅佐”少帅。

从这一系列历程规划、人事安排,老掌门的用心,可见一斑。

但无奈,对于年轻人来说,似乎梦想更重要。“不忘初心,我会追求自己的梦想,也将体验不一样的人生之旅”,从王晓松的言语里,不难看出其决绝与决心。

不少地产同行不禁在朋友圈感叹:年轻人总应该有点梦想,希望少帅造出自己的一片天。

尴尬的地产“富二代”

其实,王晓松的选择,映射的是当前很多家族企业“富二代”的心态。

在2015年发布的《中国家族企业传承报告》中明确显示,愿意接班的二代仅占调查样本的40%,而有15%的明确表示不愿意接班,另有45%的对于接班的态度尚不明确。

超过一半的中国民营企业后代面对接班的问题态度不积极,这或许会成为中国家族企业的巨大问题。

根据同花顺数据发现,能够统计到的1716家民营上市公司中,董事长年龄超过55岁的,达到531家,占民营上市公司总数比的30.94%;董事长年龄超过60岁的民营上市公司,也多达306家。这意味着,未来5年有超过3成的民营上市公司,面临权力交接。但问题是,富一代的子女们,或许对接班,并不感兴趣!

即使有媒体统计,目前在沪深两市2912家上市公司中由“80后”担任董事长的已有63家,但他(她)们的积极性真的高吗?

有资深企业人士就直言,传统房地产业务发展至今已经趋于成熟,其本身并无太多创新的地方,很多“富二代”年轻人,对老业务很难提起兴趣。

而且“创业难、守业更难”,当今的事业环境又比“创一代”时期更为严峻复杂,整个行业面临结构调整、经济增速放缓以及互联网时代的冲击。

“含着金汤勺出生,过着优渥生活的‘二代们’,很少能抗住这样的无形压力。而且他们大多从小在外留学,见多识广,也有自己的想法,很多会选择自己喜欢的事情做。”上述人士就直言。

但有公开资料称,未来5-10年,我国将有300万家民营企业面临接班换代的问题,如何解决“后继无人”的困局?

欧美企业“成立家族信托”的做法在业内备受公认。古根海姆家族、洛克菲勒家族、肯尼迪家族等巨富都运用信托的方式来管理家族财产,通过设定多样化、个性化的传承条件,以确保基业长青,子孙后代衣食无忧。他们的子女并没有参与企业管理,取而代之的是家族信托,但依然能让企业正常运行。

在国内,王健林与王思聪的“新型父子关系”也值得借鉴。

实际上,王健林在2015年就曾直言,“儿子没兴趣接班。我本身也是很有现代意识的,将来不一定他接班,职业经理人谁好就谁来,只要维持一个强势董事会就可以。”

不过,王健林拿出了5亿元给王思聪做投资,而他投的不少与自己爱好有关的项目(比如电竞),回报率都颇值得关注。也可见,虽然目前王思聪拥有“万达集团董事”的职称,但他更有名有实的职位是北京普思投资董事长。

李嘉诚“少子”李泽楷,面对家族产业也选择了“不接班”。但他凭借出售卫星电视积累下的4亿美元,成立了盈科数码,也为人称道。

从几位知名度很高的“二代”接班人的情况看,子女“自立门户”、企业以“董事会”“家族信托”等模式维持运行,是比较能够被接受的选项。

的确,目前摆在中国家族企业面前的接班人人选无非只有两种:一种是家族后代,一种是职业经理人。这是一道选择题,更是一种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