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被殴至轻伤 报案6年未拿到立案通知 “派出所所⻓大白天往我家院子里扔钱”|西关派出所|案子

  • 时间:
  • 浏览:99
  • 来源:央广财经网

(原标题:男子被殴至轻伤 报案6年未拿到立案通知 “派出所所⻓大白天往我家院子里扔钱”)

封面新闻记者 杨雪

“我去纪委举报派出所长收了我1万块钱,刚过了2个小时他就跑到我家来扔钱了。”11月15日,山东郯城县居民吴清振在网上发出举报,称前脚举报当地西关派出所所长收了自己钱,后脚对方就跑到自家院子里撒钱,还有视频为证。

而事情最开始的起因,是2014年吴清振被殴打至轻伤,犯罪嫌疑人早已锁定,案件却至今没有进展。

11月15日,山东郯城县人吴清振接受采访时说,他怀疑西关派出所所长吴福增是听到了风声,跑来 “退还”这10000块钱,“这笔钱是我2018年5月25日,在他们派出所送给他的‘办案经费’,但是我的案子好几年了一点音信都没有,我没办法了,只有去纪委举报他。”

吴清振说的案子发生在2014年2月8日,当天,他被4名不明身份的⻘年殴打,身体多处受伤。“当时他们用的是洋镐把,我左臂被打骨折,法医鉴定为轻伤。”吴清振说,自己当即报案,随后西关派出所出警,“当时就调了监控,派出所以前那个所长范雪峰,指着监控视频,把打我的人都认出来了的。但是到现在6年多了,这些人一个没抓,我这个案子一直没个说法。”

根据吴清振提供的一份极模糊的《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复印件照片,当时他被殴打至“左尺骨骨折”,最终的鉴定意见为“轻伤二级”。

鉴定书

一个指控

“派出所长收了我10000元’办案经费’”

但吴清振称,包括这份鉴定书在内,到现在他都未从派出所获取过任何一份书面文件。“没有受案通知,也没有立案告知单,这个鉴定书都是我去派出所要,不给我,我拍下来的。因为时间有点久了,那个时候我手机的像素不高,所以模糊。”吴清振说,事发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警方并未立案,是自己去检察院投诉后才予立案的,“没有给我什么书面回复,就是打电话说现在在电脑系统里查得到这个案子了,就是立案了。”

等了六年,没有下文,11月8日上午10点左右,吴清振去了郯城县纪委。“我要举报西关派出所前后两任派出所所长行政不作为,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举报信中还明确指出,在2018年5月25日8点,“被举报人向我索要了1万元现金作为办案经费(有视频为证)”。

吴清振提供了几段视频,其中两段,是2个不同的摄像头在同一时间拍摄的画面。根据视频画面,11月8日12点过,一名黑衣男子步行至吴家大门外,疑似从门洞往里扔了一把百元钞票,洒落一地。

“视频里的人就是西关派出所长吴福增。”吴清振说,自己当天上午去了纪检部门,2个小时后吴福增就跑来塞钱,这让他很不安,“我就觉得是不是有人给他通风报信了,不然咋这么准呢?”

还有一段视频,据吴清振说,拍摄于2018年5月25日给吴福增送钱的当天。从画面中可以看到,吴清振开车到了派出所,塞给一名男子一个信封样的东西,对方推拒了一会儿,似乎是收下了。由于是非正常环境拍摄,画面抖动非常厉害,相关信息并不十分明确。“当天我塞给他钱,他确实推脱了几下,最后收下放进了抽屉里。”吴清振坚称,自己主动拿出钱来,是因为吴福增此前给过明确暗示,“他是在5月10日左右我去他办公室找他时说的,需要准备点费用。”

记者求证

当事派出所长:“你打错了”

所在派出所工作人员:“这号码是他的”

轻伤二级属于刑事案件,6年时间都没有给过受案、立案回执,显然并不正常。此外,吴福增是否确曾收下过吴清振塞的“办案费用”?是主动索取还是后者主动塞钱?11月8日视频中往吴家大门内撒钱的黑衣男子是否是吴福增本人?

11月16日上午,记者多次致电前郯城县西关派出所所长(现郯城县花园派出所所长)吴福增,他均称记者“打错了,我不是他”。随后,记者致电郯城县西关派出所,该所工作人员称,吴福增已经调去花园派出所。而花园派出所的接线工作人员则明确表示,记者此前多次拨打的手机号“是他的(电话号码)”。 记者最后一次拨打吴福增手机时表明了身份,对方说:“我不是他不是他......你啥事你说吧?虽然我不是他......哎你打错了打错了”随后挂断电话。

男子被殴至轻伤 报案6年未立案

本文来源:封面新闻 责任编辑:康瑞鑫_NB16727